-江百龙武当举办武术节都是摆地摊的东西挑不上筷子

江百龙武当举办武术节都是摆地摊的东西挑不上筷子

南北武术产业打擂 “武当拳”为何难敌“少林腿”

节录

(2005-09-27 07:10:25)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记者胡成关 前裕 特约记者梅明康

少林、武当,一佛一道,一硬一软,或以禅入武博大精深,或以道悟拳深邃奥妙,成为中华武术外家拳、内家拳的代表。千百年来,少林、武当纵横江湖,素有“北宗少林,南尊武当”(这句话是金庸武侠小说杜撰)之称。

在当今的“武术产业擂台”上,少林挟拳脚棍棒刚烈迅疾之威,笑傲江湖,将曾与之江湖地位相当的武当,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千年武当如何走出低迷,再展昔日武林领袖雄风?9月上旬,记者登少林拜武当,试图寻找症结所在。

[少林]批量生产世界冠军

1982年,电影《少林寺》的热映,掀开了少林中兴的序幕,一度衰败的少林寺重起江湖,在海内外掀起了少林功夫的狂飙,带动了武术产业的大发展。

登封市是世界上最大的武术城,现有76家武校,学员5万人。

塔沟武校有1.5万学员,号称“天下第一武校”,诞生了215个全国冠军、95个国际冠军。校长刘海钦说,27年前该校从3间瓦房和一个打麦场发展而来,现在已形成了从武术幼儿园到武术学院的完整教育体系。

在塔沟武校,记者见到了湖北姑娘黄志芳。看似柔弱单薄,可她竟是世界散打冠军。

8年前,潜江市浩口镇的农家姑娘黄志芳未考上高中,从未练武的她慕名来到塔沟武校。2003年,在世界武术锦标赛上,她夺得65公斤级女子散打冠军,与另外二女子被《中华武术》杂志称为“中国女子武术散打的奠基石”。

记者问她,为什么没有选择家乡的武当,如果在武当能否被培养成世界冠军?她笑而不答。

据她介绍,目前在登封市有大量湖北学生千里迢迢来“淘前途”,仅在塔沟武校就有近3000人。

少林人称:“天下功夫出少林”。蓬勃发展的武术产业有力地拉动了地方经济。登封体育局长张俊卿说,5万名学员基本上是外地人,仅他们拉动的消费就是一个天文数字。通过武术搭台,商贸唱戏,少林功夫给登封带来了30多亿的投资。武术产业和煤炭,已成为当地经济的支柱。

少林功夫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有媒体称,少林寺一天的门票收入抵得上武当山一个月的门票收入。

[武当]门前冷落弟子少

武当山,曾是“皇室家庙”,位尊五岳之上。

武当功夫融会贯通了道教教义,体现了以柔克刚、后发先至的特质。

然而,武当功夫的现状却令人痛心。

十堰市文体局武术科长张风雷说:“目前武当武术正处于低谷,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拯救武当武术。”

他说,目前十堰市仅有9家武校,在校学员不足2000人,“不到少林的一个零头”。规模最大的武校中,学员仅有400余人,最小的只有几个人。

据介绍,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仅武当特区就有武校18家,学员近万人。后来,武术馆校或倒闭,或搬走,只剩下现在的6家。

武当武术活动越来越少,乃至销声匿迹。1987年武当山首届武术擂台赛,影响颇大,来访者达21万人。此后举办的几次“武当拳国际联谊大会”,参与人数逐年下降,2002年只有470人参加,2003年停办至今。

原武汉体院武术系主任江百龙教授是武当武术的理论权威。多年前,他曾对当时郧阳地区一主要领导拍胸脯说:“武当武术推广不出去,我死不瞑目。”然而,今日之江老却为之伤心不已。

说起武当曾举办的“武术节”,他说,那都是摆地摊式的东西,挑不上筷子。数年前,他曾以中国武协派出的监察的身份,参加在香港举办的世界武术锦标赛。世界各大门派都派出了高手参战,可声名显赫的武当山派出的“高人”却只会手持拂尘,或打坐,或做几个太极动作,哄骗外行,江老自觉“羞愧难当”。

[少林]铸就武术产业链

少林人从不消极避世。隋唐末期,十三棍僧救唐王;明代嘉靖,少林僧兵抗击倭寇;抗日战争,少林和尚参战抗敌。

在商品社会里,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秉承了少林人主动入世的精神,将少林寺带入了“功夫经济”的大潮中。

1987年,释永信组建武僧团,率队出访60多个国家,在全球掀起“少林功夫热”;1996年,他重金邀请世界顶尖的艺术家,将少林功夫搬上舞台;1998年,他组建了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一个出家人尚且如此,登封市的官员们自不待言,他们说:“少林功夫这碗饭,我们是吃定了。”

登封市把武校作为产业来经营,给予优惠政策全力扶持。

河南省体育局官员告诉记者,近年来该省每年举办的国家级武术赛事达7个,世界级的武术大赛保证每年一场。

[武当]何日“以武兴旅”

河南少林的鼎盛和陈氏太极的步步紧逼,让武当感到空前的压力。有志之士向省、市领导写出紧急报告,痛陈危机:“若再不加紧宣传推广武当武术,则‘张三丰无其人,武当无拳’的谬论就可能成立;武当武术产业的发展将失去基础,以武兴旅、以武兴市将成为一句空话。”

7月,十堰市委书记赵斌要求迅速拿出对策,市文体局紧急调研。

调研报告认为,武当武术产业发展滞后在于:管理体制不顺,传统武术的挖掘、整理不够,缺乏发展资金,宣传力度太小;一些武校存在质量低劣的致命伤,有蒙骗嫌疑;近年举办的一些武术活动动机不纯,主要以敛财为目的;武当武术缺乏具有“大家风范”的带头人;武当武术比赛缺乏实战交流,有“花拳绣腿”之嫌。

调研报告也提出了发展思路:制定武当武术发展规划,加大宣传力度,邀请专业人员对武当武术精心包装,提高其表演性、实战能力,净化武术市场,扶持武术馆校,举办大型武术活动,推动武术产业化发展。

我们有理由期盼,武当在武术产业化的道路上,必有剑舞九天冠绝江湖之日。

十堰武当武术节介绍

世界传统武术节,又称“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是国际武术联合会、中国武术协会主办的世界传统武术大赛,也是目前世界武术界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影响最广的大型体育盛会,被誉为“武术界的奥运会”。世界传统武术节,对弘扬中华武术传统,促进世界传统武术的交流,增进各国人民的友谊与团结,推动武术走进奥运会,发挥了重要作用。世界传统武术节于2004年和2006年在河南郑州举办了两届。首届武术节吸引了62个国家和地区的160多个团体2100多名武术运动员报名参赛,并在同时进行的招商引资活动中,签约20多个投资项目,投资总额达40多亿元。第二届武术节又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名运动员参赛,4万多名武术运动员同时进行武术表演,境内外的90多家媒体对武术节进行了报道。即将拉开大幕的第三届世界传统武术节,由湖北省人民政府主办,十堰市人民政府承办,届时,将有众多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中外政界要员和知名企业、旅游商社、新闻媒体等近5000名来宾出席开幕式。

黄万祥的大事年表

1957年至1958年,黄公参加江苏省武术比赛,分别获铜、银、金奖,渐露头角。
1979年,广西南宁举行全国武术观摩大会,在开幕式上,黄公代表江苏队表演了形意杂式捶,不仅博得观众和武林界人士的高度评价,而且得到当时出席会议的许世友将军的肯定、赞扬。并于会上演练了孙氏游身八卦连环掌。大会闭幕式上,作为孙式太极拳代表,黄公又参加了五派太极同台表演。
1980年,山西太原举行全国武术观摩大会,黄公表演孙氏游身八卦连环掌,以其独特的风格、敏捷的身法,浑厚的功力,技惊四座,夺得金牌。
1984年4月黄公应邀参加武当山拳法研究会举办的全国部分老拳师武术表演。从那年起黄公多次登临武当,交流武艺,后被武当山武当拳法研究会聘为理事、特邀研究员。
1984年10月,江苏无锡南站武术馆举行开馆典礼,黄万祥和海灯法师,以及沪上诸多名家,诸如王菊容、马岳梁、吴英华、王效荣、纪晋山等,均莅临并同台表演。马岳梁、吴英华伉俪的吴式太极剑,吴洪的青龙剑,纪晋山的形意拳都精彩迭出,而黄公表演的八卦九宫更是把场内气氛推到高潮。表演时,由九个年轻人按照九宫的方位站立,黄公迈开双足,在人缝中纵横往来,穿梭旋转,或如神龙变幻,幽明绞绕:或如苍鹰翻飞,盘旋俯仰:或如白猿穿林,伸缩拧转,其快捷灵动令观众目不暇接,容纳几千人的会场内掌声经久不息(海灯法师弟子蔡林生先生语)。是晚,高僧海灯法师专门请他,谈至深夜,对他的绝伦武技赞美有加。
1985年5月,全国近百名体育记者采访武当山,黄公应邀二上武当,表演了游身八卦连环掌、桌上八卦刀。8日晚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播放了黄公在武当山紫霄宫前表演的八卦掌。《体育报》、《新民晚报》等报刊及多家电台也相继进行了报道。
同年,黄公在家乡淮阴创办“黄万祥武当拳社”并任社长,义务传授形意、八卦、太极诸内家武艺,成为当时全国第一家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武术组织。黄公义务传拳,不收分文,教学严格要求,一丝不苟,一时间慕名投师者接踵而至。
1986年,国家体委主任张采珍视察武当山,黄公再次应邀,三上武当作了汇报表演,同时利用在山上的机会,向道观里的道人传授武艺。黄公还提议开辟修整了当时紫霄宫后紫竹林中的练功场地。
1987年,6月,黄公应邀参加了首届武当山武术擂台赛,表演了游身八卦连环掌,时国家体委武术研究院研究室副主任、北京武术队教练吴彬评价“黄老师,你这套八卦连环掌风格独特,身法比过去更好了,国内也是少见的”。
1987年,10月,参加武当山首届武当内家拳功理法研讨会,其撰写的《八卦掌与易经》一文获大会奖励。同时黄公又以他不同凡响的功夫赢得了武术界同仁的高度评价和赞扬,为扩大内家武术在海内外影响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1990年,11月上旬,首届武当文化武术节在武当山举行,黄公在这次文化节传统项目的表演上获得了最高优秀奖。时北京有一体育记者将黄公巡回表演的十多场八卦掌都拍摄了下来,对比后发现黄公演练的八卦掌场场所练皆不尽相同,于是问黄公,黄公回曰:“不同就对了,卦就是变,不变还叫八卦……”。同期表演的八卦剑也是由形意纯阳剑,八卦连环剑,八卦龙行剑几套剑法随意组合而成的,由此足见黄公的拳术演练以至临场随心所欲之境。
同年底,黄公被苏北的弟子们接至徐州贾汪传授拳艺近两年余。其间于授艺时,尝嘱咐弟子李兆德先生曰:别人都说我八卦好,其实我是七分练形意三分练八卦……。语重心长的教育,体现了其个人对练好八卦拳的经验和见解,也同时提醒弟子形意拳在孙氏三拳中的重要地位。
1994年,黄公被弟子陈春华接去至苏州,尽心奉养,照顾有加,直至离世,极尽弟子之礼。使得黄公虽有病魔缠身,但晚年生活幸福。
1995年,黄公抱病参加河北深州国际形意交流大会,表演活步五行拳,获金奖。陪同去的众弟子皆成绩斐然。
2000年1月1日,黄公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逝世于苏州吴县胜浦镇,享年62岁。

Leave a Comment